缕伈x

【胜出】阿修罗

#电影《阿修罗》衍生
“从前有个少年生活在村子里,父亲种田,母亲织布,日子平淡幸福。”
“后来母亲病倒了,只有仙草才能帮助他的母亲。”
“他踏上了征程。”
“他打倒了森林魔兽,魔兽之王告诉他,‘这里没有仙草,只能向前寻找。’”
“他驱散了恶灵,恶灵之王告诉他。‘这里除了饥饿一无所有。’”
“可是有一个地方,金子做山,美女如云,繁华富饶应有尽有……好了你该睡觉了!天哪隔壁的夜莺都在叫唤你……”满脸风霜褶皱的老妇人催促着孩子。
屋内安静片刻,男孩忽地又探出了头,眼睛像盛满了草色,是墨绿的,“婆婆明天还接着说故事吗?”
“会的会的,这只是刚刚开始呢。”


爆豪胜己抓了抓头,深吸一口气,不爽地啧了声,四处都没有仙草……这些地方,太穷了。
倒是阿修罗界,应有尽有吗……他微眯了眼,泛着些金属质感的红。


在阿修罗界走了一遭,仍是没有发现仙草的踪迹。商人们总会说着,
“仙草?不是我说,我们这儿称得上是仙草的可多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你要什么啊,要不拿这个看看?你应该第一次来你开个价吧。”无外乎被他揍了一顿。
“切搞什么嘛,这些人都掉到钱眼里了吧。”爆豪胜己握紧了拳头,看着前面几个被他揍过的家伙正想发泄一腔怒火,眼角撇到了身后一抹墨绿的身影,手上微微卸了点劲。
其实也没有很坏,这不是碰见了一个小家伙嘛。


爆豪胜己一开始并没有想着去市场上询问,他只身进了丛林,却发现这个世界着实比自己预估的丰富。奇珍异花自不必说,还有体内黄金纯度极高的动物。
他起先并不知道这种动物,直到他准备捕上一只尝尝鲜时,一道声音阻止了他,
“别杀它们,它们并不好吃。”
一个瘦小的身影站在不远的阴影处。
“你怎么知道我想吃了它,”爆豪看着那个身影走出阴影,墨绿的卷发,墨绿的眼睛,里面映着万物,好像本来就是和这丛林一体的,脸上还有几颗雀斑。
爆豪胜己不屑地哼了一声,只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舔了舔唇,“那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对着那个孩子有些茫然的眼神,“也许我在考虑怎么吃了你。”
后来呢,吃是没吃,男孩倒是和爆豪胜己熟了起来。男孩说他叫绿谷出久,长期住在这个丛林里。两人边走边聊着,男孩懂得很多,从林子里总会发生的讲到奇花异草的故事,倒也走了一段距离。


天色渐晚,有火红流云在天边燃烧。爆豪躺在地上,双手枕着头,
“喂你不去找点吃的吗?”
“我有名字别总是喂啊midoriya izuku……还有你怎么不自己去找啊”男孩有些跳脚。
“哦……izuku,izuku……deku……你不去找我怎么知道哪些能吃啊deku?”躺在地上的少年已经闭上眼,遮住了那激烈的红,一脸不耐。
男孩想再次重申,“怎么你还不去找点吃的?小心我真的吃掉你哦,我可是食人的。”爆豪龇牙咧嘴,皱着眉睁开眼,满意地看到绿谷出久惊恐的眼神和他匆忙离去觅食的身影,嘴角有些弧度。
“还真是deku……”


“婆婆你接着昨天的故事讲嘛,那个少年好厉害啊。”一个小脑袋探出被子,期待地看着老妇人。
“是啊他的确很厉害,他到了阿修罗界,那是一个富饶的地方,然后,他成为了那里的王。”
“哇——”男孩的眼睛亮了起来,“那他一定也找到仙草了?”
“他找到了仙草,但他没有成功。”
“他为了母亲的病而来,却沦陷在了欲望的贪婪里。”


爆豪胜己是个很厉害的人,绿谷出久一直是这样认为的,厉害到他成为了阿修罗界的王,绿谷出久也毫不意外。
风飒飒地吹过,绿谷趴在窗台边,看着又一个药师从宫殿里出来。
……这已经是多少个了?绿谷凭着记忆粗略数也数不完,好像自从爆豪成为了王就总是这样召集药师,但始终没有仙草的下落。
这已经多少年了……
一双手把自己揽入了一个怀抱,“deku……”耳边传来低沉的声音,“太烦人了这里究竟有没有仙草啊……”爆豪胜己一颗毛茸茸的脑袋肆意地在绿谷的肩上蹭,嗅着属于绿谷出久的一股淡淡的草木香,心情舒缓不少。
“咔酱要是实在找不到仙草也可以去其他地方试一下啊,也许阿修罗确实没有呢。”
“如果我真的要去其他地方找,deku你和我一起。”爆豪胜己掰过绿谷的头,脸色认真。
绿谷看着那双猩红的眸子,有些不适应,大概是侵略性太强了吧,绿谷略微推开爆豪。
爆豪的眼神暗了一下,又重抱紧绿谷,“哟deku都会不愿意?”
“不是不愿意啊,是我没有办法离开阿修罗。”墨绿透亮的眼睛眨了眨,“咔酱那么厉害,不需要我也可以的。”
“只是说一下而已啊你个deku……阿修罗界应有尽有,怎么可能会没有一株仙草。”爆豪看着眼前人纤细的脖颈,有些烦躁。


爆豪胜己是挺喜欢出久的存在的,他知道的东西很多很有趣,对自己也很好。所以爆豪才会容忍出久对很多奇怪现象的避而不谈,直到今天。
大殿上,“其实仙草在阿修罗待了那么久,总归是有灵性的,说不定已经化形。”
“王不能只执着于在植物中寻找啊,还有其他生物。”
“那化形的生物都有什么特征。”
“很多,比如会带有草木香,会长期生活在丛林,不能离开阿修罗……”
爆豪胜己看着面前的药师,觉得很多问题在脑海中炸开,有弥漫的硝化甘油的味道。
最后,脑子里还剩下绿谷出久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是墨绿的。


这只是阿修罗一个平凡的夜晚,但真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今天的王拉着绿谷出久说要一醉方休。
酒香四逸,是清甜的,像要把人直酣到梦里,引诱着人吐出心里的一切。
“Deku继续啊,这不是你最喜欢的果酒吗?”爆豪胜己有些微醺,胳膊一伸,搂住身旁的人。
“对啊这种果子还是丛林里的呢。”
盯着出久泛着红的脸蛋,爆豪怔愣片刻,“Deku你对丛林真熟悉啊。”听不出什么语气。
“我是从小在那长大的嘛。”
“哦,我都差点忘了,那你怎么会在丛林里长大呢,你的父母呢?”爆豪胜己把出久拉的更近了,呼吸还是酒气全都打在对方脸上。
“咔酱太近了……我也不知道啊从我有意识就这样了……”
“那你身上怎么有草木香呢?”
“大概是在丛林待多了吧……”
“一加一等于几?”
“一……啊……”
爆豪看着已经喝醉的出久,手搭在他的肩上紧了紧,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越缠越深,然后绞了死结。
逐渐靠近,再靠近,不够,还不够,心底有个声音这样说。
一个带着酒香的吻。
空气中一声微弱的叹息,转瞬消散。



“Deku你真的没有办法离开阿修罗吗。”
“是啊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我要去其他地方寻找仙草,阿修罗确实没有。”
“咔酱自己去也可以啊,我会支持你的!”
不可以,一点也不可以。
你会和我一起的,Deku。


男孩的眉头逐渐皱起,“婆婆,那个少年都打败恶灵和魔兽了,怎么会失败?”
“故事就是这么说的呀。”
“后来,他不满足于做阿修罗王,他要成为六界之主,他要打天。”
“但他受到了天的惩罚,他被罚至炼狱。”
看着男孩紧张的神色,老妇人继续说着,
“后来他挣脱了炼狱,走遍了六界。”


“咔酱!咔酱!”爆豪胜己抱住冲过来的人儿,“Deku就是Deku,总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你怎么了咔酱,为什么要去打天?你知道这有什么后果吗?”面前的人跑的匆忙,还在喘气。
爆豪莫名的心情不错,“我当然知道,但我不是说过会带你一起去其他地方吗。”
“既然规则束缚你永远在阿修罗,那我就打破规则。”
“咔酱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做……”
你说呢,Deku。


“那个很厉害的少年现在在哪呢?”床上的男孩仍旧是那双墨绿的,亮晶晶的眼睛。
“谁知道呢,也许就在这里。”老妇人顿了顿,“故事讲完了,你也要去睡了吧小好奇。”
“婆婆的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故事嘛,总归是真真假假的。”
“晚安,出久。”


“那个故事里的少年好厉害啊!我超喜欢他!”后来,出久叽叽喳喳地给隔壁的竹马说着那个故事,突然受了一暴栗,
“咔酱你为什么又打我!”
“因为你是Deku啊,我肯定会比那个少年厉害的!”另一个男孩子挥着拳头,一片猩红的眸子里还映着自家发小。


遇见你了,Deku。

【all叶】情曲

*时间线不定
*21/26个字母开头单词w本来打算写全有点咸鱼了/
*我爱叶神一生一世/实力宠叶/把最好的给他

1.Adversary 对手
“哟,老韩,还在这儿呢,”叶修捏着手里的烟,嘴角一勾,“来一根不?”韩文清眉头一皱,摆摆手,“今天你生日,就不和你计较了。十年了,你这烟瘾也该戒着点了。”

“十年了,你那钱包脸也该收着点了。”

“……给你收吗?你倒是收下啊。”

2.Belief 信任
街角一家昏暗的网吧内,面香四溢。

“唔好吃……沐秋没想到你还有这手!”约摸十六七岁的少年眨着清亮的眼睛,嘴边还有些许油渍来不及擦拭,“原来当初是我看错你了,小秋子,你就负责以后的伙食吧!”

旁边的褐发少年不客气地给了一暴栗,“才认识几天啊你等着被毒死吧!”

“欧是吗,看我圣诫之光!你以为我没有留一手?毒针!”

“来啊竞技场啊!”

3.Crankiness 偏执
“苏沐秋,你可知罪?”只闻得一道声音不怒而威,苏沐秋抬起头,看的迷茫。

“何罪之有?”

“数不胜数!三番五次下凡非为历劫修炼,身在天庭却仍有七情六欲,甚至还妄图在天庭开一个什么荣耀?”白袍老者一点杖拐,狱门随之关闭,“你便在此反省吧。”

反省什么?反省三番五次下凡看叶修那崽子?反省对他和沐橙的念念不忘?还是反省我的荣耀,我的信仰?

不好意思了,那是我的全部,无需反省。

“苏沐秋,你可知罪?”

“那当然是,无罪。”

4.Digest理解
“我是谁,当然会回来的。”耳机边传来叶修漫不经心的声音。

心弦一动,“嗯。”

喻文州当然知道,毕竟前辈可是从魏老大那个时代过来的。

一个时代的象征,一种信仰的代表。

尽管多了一个强劲的对手,但还是会有喜悦啊。

5.Fortune命运
这是叶修和荣耀的第十一个年头了,一路而来,看着荣耀改版数次,逐渐完善,叶修有种吾家女儿初长成的感觉。

叶修在一开始也不是为了荣耀离家出走,大概只是叛逆的少年想要飞,刚好就看见了一颗最亮的星,死死抓着,一抓就是十年了。

总说叶修心里有个女神,“谁啊谁啊”声音像锅里的油沸起,此起彼伏。

叶修头也没回,手指在键盘上哒哒地飞速敲着,“还能有谁,荣耀呗。”

6.Genius天才
他们说周泽楷是天才。第五赛季正式出道,就率领轮回进入八强,斩获“最佳新人”,八九赛季又率领轮回夺得冠军,风头之盛。

周泽楷觉得,那些赞美都是对他的肯定,这是挺让人高兴的。但私心来说,最喜欢的还是那个新荣耀第一人的称呼了。压下心中像棉花糖一样膨胀的雀跃,还要继续努力才行。

前辈那么优秀的人,当然要足够优秀才可以追上他。

7.Heart心
“前辈。”正值青春的少年双臂环上了青年的颈部,“哟邱非这是想哥了?”青年叼着烟,嘴角一咧道。少年不语,深吸一口气,只觉得自己心速加快,不由搂地更紧。

是啊,几年前就想了。

8.Impossible不可能
黄少天有的时候是很任性的,比如你问他一些问题时。

“男人不可以生孩子吗?”

“怎么不可能,你去泰国变个性有问题?”

“人不可能比火车跑得快?”

“你怎么不想万一火车是停着的呢?”

“听说你不爱叶修了?”

“不可能。”

9.JTP Jack The Ripper开膛手杰克
“砰——”君莫笑一发巴雷特狙击,枪口直指一枪穿云。“怎么,小周被吓怕了?”语气有些调笑,尾声一勾。

屏幕后的周泽楷微带笑意,是啊,吓得心都被你挖走了,你个开膛手。

10.Kill杀害
“方锐,我没有想到会是你干的。”叶修眉眼冷淡,声音中藏着霜雪千年。

方锐轻哼一声,双臂抱着,“怎么,看来我辜负了你对我的信任?”

“你怎么忍心干掉?”叶修手中紧紧抓着什么,青筋暴起。

良久的无言。

“不就是一包烟被换成了口香糖吗?买,我现在就下楼买!至于吗?啊?”门外传来老板娘的叫喊。

11.Luck幸运
张佳乐瞎乱晃着手中的水瓶,透着对面叶修的样子有些模糊,仿佛这样就能眼不见心不烦。“你不是退役了吗?”

“哟张佳乐你这么盼着我退役啊?”叶修扫了一眼这边,戏谑道,“那可惨了,我这第十赛季还准备拿个冠军。”

“呵。”

总决赛后。

得,为什么我是幸运e,因为运气都分给某人了。

不过……好像也还好。……荣耀和他,都还在。

11.Mystical神秘
今天的苏沐秋很气,气到想打人,打的就是那个顺着网线就能找到的人。不,准确说是最近的苏沐秋都想打人。

这是苏沐秋和叶修刚开始打竞技场的第三天。

今天的叶修很奇怪,奇怪到变形,最近总是有个人找他打竞技场。虽然技术是不错,但好在还是自己胜多。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荣耀”,伸了个懒腰,刚准备起身,突然听见,“你就是那个神秘的一叶之秋?”

“好,巧,啊。”那道声音咬牙切齿。

12.Nap小憩
训练室内,有个人影在烟云中时隐时现。那是正在吞云吐雾的叶修,这已经是王杰希第三次看见他在熬夜整理资料了。

这个人心怀着宝刀未老的期望,肩负着兴欣十一赛季的希望,奋不顾身。为了荣耀,真好。

叶修不小心趴在桌上睡着了,朦胧感觉被盖上一层薄被,“又趴在桌上睡,罢了,这种总归是,事要过三。”

“哪种事啊……”

“比如,喜欢你这种事。”

13.Oath誓言
“请问叶修大神觉得你的什么cp最好吃?”

“炸的。”

“大神麻烦正经一点。”

“……荣耀。”

14.Peculiar古怪的
嘉世有个怪老汉,从来不接拍广告。

陶轩:So peculiar!

吴雪峰看了看身旁那个白嫩小孩,啧,谣言不可信。

15.Quiz猜谜
元宵佳节,灯火阑珊。

“老叶我们出去逛逛吧,今天的夜晚肯定很美!”黄少天露出一对虎牙嚷嚷着。

不多时,叶修随意踩着广场上微融的积雪,“少天有兴趣玩灯谜吗?”

“谁怕?我今天要不是有备而来,哪敢拉你来这?”黄少天兴致冲冲地拉下一个灯谜,“小爷今儿可就考考你。”圆眼一扫,有了些许戏谑的笑意。

“老叶你可听仔细了,只此一遍:飞蛾扑火虫已逝,学友无子留撇须,偶尔留得一人在。”

16.Reaction化学反应
“哎十年了,老韩你们家炉子都从烧煤变成了用电,灶台都从煤气变成了天然气。”叶修晃着腿,陷在沙发里,含糊不清道,“不过这菜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

“好吃就好好吃饭,老嚷嚷啥。”韩文清眉头微皱,又夹了两筷子菜到叶修碗里。

因为烧煤污染大,天然气燃烧产物清洁,所以都变了。但还好,你和我的反应还没变,像……干柴烈火。韩文清刨着饭暗暗想着。

17.Spill溢出
“烈日与冰淇淋更配啊!”十六七岁的小队长一脸无辜,盯着一旁的吴雪峰,企图得到同意。

“我不同意有用吗?难道你不会自己偷偷吃?”吴雪峰有些无奈,面上小绵羊,也就只有面上!

不过,看着少年吃冰淇淋眯着眼享受的样子,吴雪峰微抿着嘴,觉得心里好像也有些什么要溢出来了。

18.Time Bomb定时炸弹
黄少天心里有个定时炸弹。

“喂,哦是少天啊,只是暂时退役,我明年就回去了,别太想我。有没有兴趣来打点Boss?”电话那头的声音懒懒的。

“老叶你这事还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哇天老叶你该不会爱上我了吧对我另眼相待了吧?”

“对啊父爱。”

忘了说了定时炸弹的引擎叫叶修,哦这还是糖衣的炸弹。

19.Urburden表白
今年的愚人节也是一顿鸡飞狗跳。

一大早,叶修就收到了来自黄少的问候,“老叶!我最讨厌你!”叶修有些摸不着头脑。
在沐橙等人暗戳戳的询问下才得知,愚人节说讨厌就是喜欢啊。

方锐大吼道,“叶修!我最喜欢你!请你不要忘了我!”

“方锐大大请别趁机说出真心话。”“方锐大大先松开抱着叶神的手比较有说服力。”

20.Victory
“沐秋你还没超过我的Boss击杀数啊……君莫笑37场连胜你也没超过……”叶修三杯酒下肚,有些醉了,喃喃着趴在桌上。

不远处,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倚着墙,“那是让你狂点,小爷留的君莫笑和千机伞现在不是可厉害着嘛。”苏沐秋的脸上有些笑意,声音却带着哽咽。

你的荣耀,我的荣耀。

21.“X”file神秘档案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瑞金】今天的小牙仙带糖了吗?

*私设牙仙除了拿走换掉的乳牙留下礼物外,还能一定程度上帮助孩子修补蛀牙/
 今天的金也是数着窗外的星星度过了夜晚,一双天蓝的眸子里有整个星空,“带,不带,带,不带……啊又忘记数到哪一颗了!”一时郁结,也放弃了手头动作。只趴下身子,望着手边的一颗小乳牙,“所以还该不该给格瑞带糖啊……”

星光微笼在金发的小牙仙身上,轻轻软软地,像细纱朦胧,模糊了格瑞的双眼。

美好的不真实呢,格瑞眯着眼睛暗叹。

       

格瑞也记不清是在几岁时遇见的金,只依稀记得那天花园里有好几朵花都开了。

 “你好啊,我是来找一个叫格瑞的小朋友的,你知道他在哪吗?”一道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格瑞觉得自己嗅到了男孩子在雨中奔跑时的——雨水和青草混合的味道。

格瑞打量着眼前这只小生物,金色的小卷发一晃一晃的,一双眼睛里装着天空,那对翅膀像有蜂蜜染着了一点,是淡黄的。真是,可爱又小巧。

“你是……?”

对面那双天蓝的眼睛转了转,“我是他的小牙仙金啦,这次是专门来拜访一下他的!”

格瑞看着他,又觉得不是雨水青草味,是小孩子手里的蓝色玻璃糖。

“我就是。”

“什么!你就是那个从来不吃糖的格瑞?”小精灵跳了起来,身子一歪,又扑腾几下翅膀。

金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作为一个从小就励志成为优秀牙仙的天才,金在刚当上牙仙的一年多时间是很不知所措的。

国家牙仙一级证书,从未发现蛀牙病例记录牙仙保持者,牙仙救治榜样……大奖接踵而来。同辈的牙仙纷纷来请教金,要知道牙仙在刚上任一年里都是适应期啊怎么能这么厉害!牙仙界大新闻啊!

看着门外的人头攒动,金表示自己有些摸不着头脑。可是……我从来没有帮格瑞修补过蛀牙啊,我甚至连他面都没见过啊。

当金从厚厚的档案中爬出来时,翅膀一颤一颤地,可算是明白缘由了。格瑞,一个正处在本应上蹿下跳四处抓虫瞎乱抢糖的年龄的男孩子,却从不吃糖!

金觉得要去见见格瑞了,收拾着行李,大概是好奇一下,交个朋友了。

“格瑞格瑞,你知不知道你在牙仙界可出名了,你从不吃糖诶!不吃糖也挺好的,健康防蛀牙……”

“格瑞,你看那边有几只蜜蜂在那花上,肯定很甜……”

“格瑞为什么不喜欢吃糖啊……”

“你在看什么啊格瑞,我知道这个典故啊我还亲自见过呢……”

打那之后,金总是会在格瑞身边转着,说个不停。也许是这个花园中某个角落正在上演的情节,也许是一只小牙仙以前经历过的趣闻。格瑞大多数时候并不说话,只是有时也会应那么一两声。

树干静静地立着,圈出了一大片荫影。阳光嬉戏着,透过树叶打在荫影上,形成无数光斑。树影婆娑内,一只小精灵趴在男孩的肩头睡着了。

格瑞瞥见花园中的几朵花,酿成蜜的话这家伙应该会很喜欢吧…

小牙仙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了。

格瑞面无表情地望着这个花园,好像少了几朵花,好像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阳光有点刺眼而荫影有点晦暗。

日子还得过,格瑞一抹额头上的汗,只觉昏昏沉沉的。不巧,收到一份快递。格瑞眯着眼看了半晌,依稀从那歪歪扭扭的字中读出,这是金寄来的。

所以……是什么?

格瑞表示金很可爱。但格瑞也表示有点抗拒这个包裹。

这是满满一盒糖,一盒薄荷牛奶糖。

算了,格瑞捏起一颗观察着,就尝一颗好了,最好是和那家伙的味道一样……好像还不错吧。

像乏味的午后生活中,沉闷的光线下,一小泊湛蓝湖水。

          

“格瑞你为什么不吃糖啊?”

“……以前是父母不许,后来习惯了,也就随意了吧。”

“可是不就有一点遗憾吗……没有了甜味……”

“……随意了。”

        

入夜,格瑞好像做了个梦,梦里朦朦胧胧的。他起身走到窗边,想透透气,却看见那里有个小精灵,头微仰着,眸中映着星辰。悄悄走近些,只听见他还在喃喃着,“究竟还给格瑞带不带糖呢……万一他真的吃不习惯呢……”。

“怎么会不习惯呢。”格瑞伸出手揉揉小牙仙的头,手感不错,看来不是梦啊。金有些慌乱,“格瑞怎么还没睡呢?”脸上有些微红。

格瑞没有回答,只是又贴的近了些,满心都是被蓬松的棉花糖一样填满,大概这就是甜的感觉吧,他想。

星光下,脸红胜过对白。